弃教从商的企业家有很多,马云、俞敏洪、刘永好、冯仑、郭广昌都曾在高校或干部学校担任教职,上达电子董事长李晓华也是其中一员。

 

上世纪90年代,数学专业出身、研究生专研企业管理的李晓华在高校教授企管类课程。在工作过程中,李晓华深感实践经验的欠缺,本想深入企业历练一段时间再重返讲台,但在这期间却看到了柔性电路板产业的机遇,于是放弃教书念头,于2004年在深圳创办了上达电子,主营柔性电路板的研发、设计、生产和销售。


从教经历造就了同时代企业家的一副好口才,但李晓华却相对寡言少语,或许这与其从事的高精产业有关。柔性电路板这一精确度要求极高的产品确实需要专注、精益求精的匠人特质。


当然在公司体量上,相对上述几位企业家的公司规模,上达电子还有上升空间,这也反映出了当前国内同类企业面临的共同问题,销售规模暂落后于国外同行。

自2014年上达电子在湖北黄石投资建厂打造光电新材料产业园以来,2015年投产,至2017年即已实现产能翻番。目前其在当地的二期项目也正按计划进行,上达电子也成了黄石招商引资的宣传项目。


与印象中的制造类企业不同,上达电子的操作车间集中在办公楼内部,楼内无论是职员还是管理层,统一职业装配拖鞋,外来访客也会统一在前台领到一份类似医生白大褂款式的长衫、帽子加鞋套,车间工人更是从头到脚全副武装,确保自己不能在操作中带入灰尘。

柔性电路板对生产环境要求较高,车间无尘是基本要求,而生产工艺的精细程度更是对上达电子这样的企业提出了更大挑战。


柔性电路板简称FPC,是一种极薄、极轻、弯折性又好的印刷电路板,配线密度高,广泛应用在手机、PC、无人机等便携电子设备上。有一种形象的说法,如果没有柔性电路板,一台电脑得有一座房子那么大。


当手机、PC等复杂的操作系统需要通过几片薄片来完成,高精细度就成了首要任务。目前,全球面板第二大厂商京东方是上达电子的主要伙伴,自2007年合作以来,上达电子已成为京东方最大的供应商。李晓华透露,“柔性电路板对生产工艺的要求和员工操作细节的要求都相当高。如果产品合格率达不到95%,京东方根本不会理你。”


而要达到这一合格率,就要依赖日本或欧美进口设备生产,这是当前国内同行落后于国外的一大因素。


为改善这一现状,上达电子正通过积极推进海外并购等方案,引入国外先进技术以适应更高的生产要求。去年年中刚签约并落户江苏邳州的COF(简称覆晶薄膜,是用柔性封装基板作载体,将半导体芯片直接封装在柔性基板上形成的芯片封装产品)项目也正将国外的生产团队和生产、检测设备引入产线,此前在中国大陆地区尚无具备同级水平的制造商。


而从销售规模上看,虽然目前上达在国内名列前三,但与同在亚洲的日企相比,仍有差距。这不只存在于某两家企业之间,也是国内整个行业面临的挑战。


日企、韩企、台企起步早,这是国内民营企业无法忽视的差距。以日本旗胜公司为例,其自1985年进入FPC领域,比上达电子领先近20年,其体量也是上达电子的5—10倍。


而追寻订单的来源,虽然上达电子这类企业有华为、vivo这样的国产手机品牌,但日企有苹果,韩企有三星,不可否认此两家品牌仍占据国际智能手机出货量的头两把交椅。


生产设备落后、起步晚、未能在初期获得大客户,这些因素共同导致了国内FPC产业与国外的差距,而未来缩小差距乃至超越国外同行,也需要国内设备生产商、手机品牌商与FPC研发制造商等上下游产业的共同努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