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月3日消息,中兴通讯近年来业绩不佳的手机业务,新一轮的裁员已经开始。


据中兴官网介绍:中兴通讯的产品涵盖无线、核心网、接入、承载、业务、终端、云计算、服务等领域。公司每年投入的科研经费占销售收入的10%左右,并在美国、加拿大、瑞典及中国等地设立了19个研究中心。其中,南研所是中兴通讯规模最大、科研实力最雄厚的研究基地,也是中兴通讯的核心网、承载网、固网接入、多媒体终端和手机产品的研发基地,人数过万人。

在上周中兴通讯临时召开的股东大会上,首次以CEO身份出席的徐子阳提到对中兴通讯终端业务的规划,徐子阳首先明确了终端业务是中兴通讯5G主产业链不可或缺的部分,将继续坚定投入。他同时也表示,在短期内终端业务也要做业务聚焦调整,一方面要聚焦到自身擅长的市场,另一方面则是聚焦核心机型。

有消息人士透露称,中兴南研所已经开始针对终端研发人员进行调整。目前人员优化已经开始,但具体比列还在制定中,涉及优化的终端研发人员共有近百人。

另一熟悉南研所的知情人士透露,“之前已听说南研所要裁员,说要和系统研发合并,很多人就被迫选择了离开。随后从南研所内部确定了该消息,人员优化已经开始,具体比列还在制定中。目前终端研发人员共有近百人。

上述人士还说:“此次先从南研所开始,之后还可能涉及其他研发中心,包括国外的,我们一些海外同事都已陆续被安排回国,目前也没有部门接收。”另一位在美国市场工作的中兴通讯员工告称美国市场的投入已停止,手机业务处于停滞状态,在没有收到调整通知之前,还在努力去恢复。

禁令解除以来,中兴通讯在业务上做了很大调整,比较明显的是减少了大量外包业务。对于国内市场的手机业务,徐子阳称:“要做评估,是不是能满足我们的要求。”

不难看出,经历了此前的禁令事件之后,中兴通讯新的管理层已经下定决心进行内部调整。从中兴手机业务来看,其长期以来一直都是主力依托运营商进行销售,在美国和俄罗斯更是如此,在自由市场(线下和线上渠道),近几年中兴手机在国内几乎没有存在感,在北美虽然能排进前五,但此前瘫痪了近三个月之久,如今虽已经恢复经营1个多月,但在竞争激烈的手机市场,已经难以找到立足之地。

为了遵守与美国商务部达成的解除禁令协议,包括中兴终端在内的中兴通讯管理层进行了大换血。包括原中兴终端CEO程立新、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、中兴终端亚太及独联体区CEO张树民,以及主管北美业务的负责人赵巍等在内的多名SVP及以上级别高管均协议离职。

除了南研所的终端人员调整,在今年3月份新成立的中兴智能终端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中兴终端中国)也将被分拆。

中兴终端中国成立的目的是将产品、渠道、品牌、人才等资源给予中兴终端中国全力支持,对中兴手机在中国市场的渠道拓展、品牌提升给予坚定的支持和持续的投入,未来目标分拆上市。当时由原中兴通讯终端CEO程立新担任董事长,中兴通讯原中国区总经理白波任中兴终端中国总经理。从原来的经营部到作为经营子公司运作,原本意味着中兴终端中国公司将拥有更大的经营权。

当时程立新给出的目标是三年内成为国内手机行业主流品牌。但事与愿违的是,宣布成立仅1个月左右,便爆发了美国商务部禁售令事件,且如今程立新也已经离开中兴,终端中国也就没了存在的意义。

其实早在2016年那一年,中兴手机业务曾一度放弃了国内的公开市场,转入运营商以及行业市场。

数据显示,中兴手机6月份的出货量仅60万部,其中海外市场的占比接近80%,而国内市场的占比仅20%左右。7月份的出货量上升到70万部。6月份,华为、OPPO、vivo的出货量分别为1900万部、1056万部、1000万部,到了7月份,三者的出货量分别为2000万部、1100万部、1000万部。